【阳夜】夏月(梦见草paro)

*日常向,没什么情节,有刀慎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无风无雨的平静夏夜,蝉鸣嘒嘒响彻整片夜空,一轮新月孤立挂在天际,纵使星辰伴在身侧,实也隔了几亿光年,遥不可及。

夜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月光撒进没关上的窗扇,柔柔地洒在他的发丝上,反射着银白色的光,也照亮了他手臂下压着的几张宣纸,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一行行清秀的字迹。

“阳。

属于你的季节又到了呢。今年的夏天不如往年那么的热,明明该是最炎热的八月,却像提早入秋般有了秋高气爽的错觉,你应该会喜欢这样的夏天吧。

樱花众被打退之后,我们的任务也变少了,也就是平时维护一下街道治安。除了偶尔处理一下偷钱包首饰的小偷,和年轻气盛少年的斗殴事件,工作也还算是轻松。海桑安排我处理记录和后勤的事务,"月谷宗近"似乎已经变成了腰间的装饰品,除了护理一下它的锋芒,几乎已经不再出窍。对了,你的"天陽鷲神"我也时常再帮你护理哦,每次触摸刀身,总感觉有一种温暖浮上来,就像阳一样无时无刻散发着光和热,真是奇怪呢,明明只是冰冷的钢铁而已,果然是一把适合你的好刀呢。前几天刀鞘上的绳结有点松了,我还特地向打刀的师傅学习了一下,给它系了个倜傥的浪人结哦。

上个月出去采购生活用品的时候,又被布店的井上婆婆拦住了,你知道的,就是老喊着要把女儿嫁给葵的那个婆婆。她硬塞给我两匹布料,一匹苍蓝色带着云彩花纹的是让我转交给葵的,还一个劲地跟我打探葵有没有心上人呢,我也不好意思说葵和新已经在一起了,只能跟她打马虎眼;还有一匹唐红色底陪衬着鲜艳福寿草花纹的是给我的。前两天海桑巡逻的时候不小心把羽织的右边袖子蹭破了一块,本来想用那匹布给海桑做件新羽织的,结果做完了才发现,随手就完全是按照你的身形尺寸做了,让海桑穿小了点,就给了新。不过这么热烈的颜色,说不定海桑会不好意思穿呢,还是改天再买一匹新布料给他重做一身吧,这次可千万不能再用红色了。

你猜猜今天的晚饭是什么?咖喱哦。这种从海的那一边运来的食物,果然大家还是吃不大习惯呢,被泪好好嫌弃了一顿,后来又做了些和果子弥补他。对于我们的口味来说,的确是有点辣了呢。我都吃的眼泪停不下来,真不知道阳怎么会那么喜欢。

明天有烟火大会呢,这几天年下的几个孩子们都兴奋得不得了,毕竟一年一次,总得好好玩一下吧。不过,海桑和春桑可是要累的够呛了,人群太密集,治安也会比较难维护一点。本来我也想去帮忙的,但海桑坚持让我不用参加巡逻,好好跟着年下的孩子们去玩就好。真是的,明明新和葵也参加巡逻的,就我不行。阳,你以前也是老是不让我去巡逻,虽然我是不怎么厉害,还害海桑受过伤…算了,明天我还是呆在家里吧,反正阳也不会陪我去,你要是去了,也就是勾搭那些漂亮小姑娘,我数

落你几句,还跟我宣扬什么女性至上的,太轻浮啦…不过,和那些姑娘们谈笑风生的阳还真是挺潇洒的…还有……”

笔停在一串潦草墨迹的终点,夜已经沉沉睡去。

一阵风从窗户轻抚而入,抚过他柔软的发丝,吹起桌上一个精致木盒里一沓写着密密麻麻字迹的宣纸。纸张纷纷扬扬飞起,四散在地面上。其中有一张特别显眼,不同于其他的。这张纸上的字迹有些潦草,字体也异常大,字尾最后的笔画尽头有墨被水暈染开的痕迹,短短一行字填满了整张纸。

“阳、大好き。”

评论
热度(54)

© 睦月雪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