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阳夜】奶油咖喱 15(ABO)

*Alpha调酒师阳xOmega白领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前文


身体好难受……

离发情期的日子明明还有好几天,身体却莫名出现了发情期的症状。吃完晚饭从家庭餐厅出来的夜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无力。

刚才他在家庭餐厅点了吃起来最省事的汉堡和咖啡,几乎是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吃完的。然而出了餐厅之后,石井还是跟在他身后,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。

夜觉得双腿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了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向前移动,好在已经被阳永久标记了,其他的Alpha几乎感受不到他的信息素。

蓦然眼前一阵晕眩,身体已经到达极限的夜终于支撑不住,倒了下去。眼疾手快的石井,一个箭步上前把他打横抱了起来。被阳之外的人拥抱着,夜内心十分抗拒,想挣扎,却使不上什么力气,只能用无力的手推着对方的胸口,以使两人之间的距离稍微拉开一点。

“夜?你没事吧?”

他们刚好站在路灯的背光下,夜看不清石井的表情:“能帮我打个电话吗?”他突然很后悔自己刚才一时闹情绪从酒吧跑出来,现在他只想立刻回到阳的身边。

“电话?”石井的语气带着诧异,“你现在这样子不方便打电话,我送你回家吧。告诉我地址。”

“那能请你把我送到购物广场北边的DIABURO酒吧吗?”即使极度不想让阳看到自己这样无能为力被其他人抱着的模样,但夜别无他法。

“酒吧是吧?”石井没有想到夜竟然会报了个酒吧的名字,原以为他会告诉他住址呢。

感受到石井向前迈进的步伐,夜稍微松了一口气。还好眼前的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。然而正当他放下心来,准备思考一下等下该怎么安抚可能会暴怒的阳的时候。石井一转方向,拐入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。

这条小巷并不长,路两边几家店面招牌亮着暧昧的紫红色——这是一条爱情旅馆街。

不安在夜的心头泛滥开来:“等等,不是往这里走……”

石井并没有搭理他,而是把他放下,靠在了路边墙上,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,绑住了夜还准备说什么的嘴迫使他禁声,又脱下自己身上的衬衫,用袖子把夜的双手绑在胸前。抱起夜,石井把衬衫的主体部分盖在他身上,正好盖住被绑住的嘴。随后便抱着夜走入了距离最近的一家爱情旅馆。他并没有发现之前夜一直提着的公文包被落在了墙角。

夜害怕极了,双手和嘴都被剥夺了自由。高二时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一时之间像潮水一般全部涌上了大脑。他后悔没有听阳的话乖乖等他,后悔自己闹别扭主动离开了带给他安全感的怀抱。夜的心里只是反反复复地重复着阳的名字,但他很清楚,他的伴侣并不知道他的去向,不可能赶来救他。阳现在会在干什么呢?还在酒吧里和那些俊男美女们嬉笑喝酒吗?还是已经打了电话,发现接不通,又找不到人正在满世界找他呢?夜无从得知。

爱情旅馆的接待熟练地登记着来客的资料,收钱,动作一气呵成。夜用求助的眼光,拼命看向旅馆接待,这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。接待甚至连瞟都没有瞟他一眼,做这行这么多年,各种情况都见多了,早就习惯了非礼勿视,他只当这对客人是来解决发情期的。

夜被石井抱着进了开好的房间,铺天盖地的绝望将他笼罩,闭上双眼,连眼泪都来不及落下一滴。


新和葵急匆匆地分头在街道上找着人,一家家夜可能会去的餐馆店面,他们都没有放过。然而,他们并不知道新最后进那家家庭餐厅的时候,石井和夜其实后脚刚走。

绕着广场找了一圈,两人再次碰头,都只能摇摇头,连夜的影子也没有看到。他们交汇的地方刚好在一个小巷子的路口,新朝巷子里看了一眼:“葵,我们去里面看看?”

“夜不会去这种地方啦。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再找一下吧。”葵往巷子里望了一眼说道。

“嗯……说得也是……”新又往巷子里看了一眼。刚好一辆轿车驶出来,车灯打了个远光。路边墙角的地上好像有什么金属在车灯的映照下,反射了一下,刚好照进新眼里。

这条路很小,堪堪只能让一辆车通行而过。葵和新退了一步,给驶出来的轿车让出道。

“走吧,再去找一圈。”

正要迈开步子的葵却被新拉住了:“等一下,那里地上好像有什么。”

“新,不要管地上了啦。快再去找……”葵被新拉着进了巷子,看到新提到的地上的“东西”,他瞪大了双眼,跑过去,把“东西”捡了起来,“这是夜的公文包。”

刚才反射车灯的正是挂在公文包上的银制太阳挂坠。

“我给阳打电话!”


石井一进房间就把夜扔到床上,扯开拘束着夜的衬衫和嘴里的手帕:“夜,抱歉。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。你怎么能告诉我去酒吧呢,你应该告诉我你的住址,那我就能去你的住处,进到你的房间……”他说得很急切,一边说一边去扯夜的衬衫。

夜用没什么力气的手死死捏住衬衫的领口,以阻挡石井的撕扯。

“呐,夜?把手拿开。”石井放轻了声线,那声音却听得夜毛骨悚然,“夜,你知道吗?从那次闻到你的信息素后我就对你无法自拔了,我闻过那么多信息素从来没有哪个像你一样诱人可口,调动着我全身的细胞。”

“夜,把手拿开。”他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请你放过我。”夜的声音带着颤抖,克制着要溢出眼眶的泪,他不知道对方还残存着多少理智。

“我叫你把手放开!”石井突然用凶暴的声音吼道,并大力地用手扇开了夜捏着领口的手,手指波及到夜的下巴,把夜扇得一下子脸就侧了过去,下巴留下几道浓重的红痕。

“求求你……放过我……”恐惧加上疼痛,使夜克制着的眼泪突然翻涌出眼眶。

然而对方并没有顾及他的请求,猛地撕开了他的衬衫,像条发情的公狗般趴在夜的身上嗅了起来。他把夜的上半身嗅了个遍,不满地皱了皱眉头, 抬起头:“奇怪啊!那个味道怎么不见了!”

意识到对方说的是自己的信息素,夜马上用急促的口吻说道:“我已经被永久标记了……请你放过我吧……”夜的嗓音很轻,他实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。

对方恍若未闻,和当年那个完全不顾及夜伤口的姿态一模一样!

石井从裤袋里摸出了一小包透明封口袋包装的白色粉末:“一定是用得还不够多。”他捏住夜的脸迫使夜张开嘴,打开封口袋,把白色粉末尽数倒进了夜的嘴里。看夜一副咽不下的样子,便抓过床头放着的矿泉水给夜灌了下去。

热……

灼烧感……

灼烧感越来越强烈,从夜的嘴蔓延到喉咙,随着水混着白色粉末的下咽蔓延到腹腔,很快就扩散到了全身。夜觉得他的身体仿佛要烧起来了,胃部传来剧烈的绞痛,意识越来越远……

阳……对不起……

阳……

永别了……


TBC.

第十六章

评论(49)
热度(97)

© 睦月雪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