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黑白组全员】血月祭 第二十六章

*200fo点文

*不定时更新

*血族、狼族、人族

*黑白组全员搭档CP,月城奏、黑月大、朏桑友情出演!

*前文请见文章索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漫天木屑残垣乱飞,师走驱愣愣地看着一团粉色在空中飞了个优美的弧度,咚一声落在身后。

“啊……痛死了……”狼族少年躺在地痛得龇牙咧嘴,全身上下被摔折了好几处,一时半活儿起不来,只能忍着痛颤抖着等伤复原。

“恋?没事吧?干嘛突然飞起来啊!”

回过神来的师走驱慌张地冲到他身边,伸手去扶,只换来一声声鬼哭狼嚎:“别碰别碰!痛痛痛!让我躺一会儿就好了!”

猎人少年见他痛成这个样子,一时间忘了狼人的恢复能力卓绝,急得绕着地上的如月恋团团转,想寻点伤药却发现身上没带,正想着要不要撕衣服固定一下地上人的伤,废墟中突然传来的骚动声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“屋子怎么塌了?”把狼爪幻化回手臂,拍了拍身上的木屑,爬上废墟的弥生春看着周遭的环境,讶然万分。

卯月新把还在地道里的皐月葵搂出来,飞身跳到废墟之外,才把人稳稳放下。

月圆夜过,两个恢复人身醒来的狼人,听着惊慌失措的皐月葵传达了昨晚的异响,惊觉不对劲,到地道口才发现木门被重物压住了。两人同时施力,才把门轰开,只是他们不知道如月恋刚好在门口挪房梁,也跟着圆木被击飞了出去。

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师走驱惊得合不拢嘴。他没出现幻觉吧……弥生大人刚才是长了狼爪吧……丢了魂般推推地上的人,他结结巴巴地确认:“恋……我、我是不是眼睛花了……”

这一来一去,如月恋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,精神地一跃而起,仿佛刚才的伤痛从未发生,拍拍呆怔了的少年:“驱,你没眼花。你们月城最强的猎人就是个狼人。”

弥生春当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不速之客,不慌不忙漾起一脸温和的微笑,朝两人走来:“师走,还有这位狼人小哥,别来无恙?刚才要是看到了什么,一定是两位眼花了。嗯?”说道最后一个“嗯”字他的表情瞬间冷如寒冰,笑意全消,目光灼灼地盯着两人。

异族的能力越强,对同类造成的威慑力也越厉害,如月恋身为卯月新的弟弟自是比不过他的,更何况对着接近与纯血的高阶狼人,登时被这骇人的眼神吓得往师走驱背后一缩:“我、我们什么都没看到!”

师走驱倒是很信任这个可靠的猎人,就算身为异族,他的一举一动也都是以教会已月城为重。想明白了这一点,刚才的惊诧就全像潮水似的退光了,反正身边这个也是狼人,没什么可怕的:“弥生大人,我们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见着这边人的交流,皐月葵拉着卯月新立刻冲了过来,将来龙去脉解释一番。如月恋见了自个儿老哥,心防放下不少,对眼前这个高阶狼人的敌意也没得七七八八,只剩下对强者的畏惧了。

笑容重新回到脸上,弥生春解下木桩上的缰绳递到皐月葵手里:“葵,你们先回去吧,我有些事想问问师走和这位狼人小哥。”

“你不会对他们做什么吧?”一听要把他们支走,卯月新警惕起来。弥生春立刻承诺:“你放心,我只是问他们些话。”

“新,放心吧,弥生大人不会欺负他们的。”皐月葵对这个在教会里十几年的猎人信任得很,拉拉卯月新,两人上了马。

卯月新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驱马走了几步,回头说道:“我们在大道上等你们。”这才离开。

等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,弥生春才轻咳一声,措辞含蓄地开口:“你们被关在牢里的那几天,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常?”

回忆了一番,除了普通的吃喝拉撒,依然想不起那几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师走驱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变成血族,但如月恋锁骨上的伤痕却也不是伪造,不知该怎么答,只能瞪着大眼睛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“什、什么异常都没有!”生怕师走驱会被当成异族,如月恋欲盖弥彰地冲到两人之间,挡开弥生春的视线,“那、那几晚,什、什么都没发生过!”

“那你锁骨上的牙印是怎么来的?”

高阶狼人眼中的威慑又散发出来,如月恋看着这像在说着“不说实话就把你撕成碎片”的眼神,双脚颤抖着半侧过身,颤颤巍巍地抓住师走驱的手,想靠个坚实的后盾。

“嗯?”弥生春逼近一步。

“大、大人!我、我说!”如月恋想抱救命稻草似的把师走驱揽在怀里,收获了一枚惯常的白眼,转过头去讨饶,“但、但是……你要答应我,不能伤害驱……”

看他的意思是愿意说了,弥生春便把浑身的戾气收起,温和一笑:“我答应,不会伤害你们。”

将被关在牢里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地一一道来,如月恋无数次申明,师走驱绝对是人类,意料之外的是,弥生春并不十分诧异,也对猎人少年的身份毫不怀疑。

思索片刻,觉得此事和朏有脱不掉的干系,弥生春把自己的马给两个少年,等他们离开后,则一提气,向密林外疾奔而去。


本想着跑到大道上就恢复普通的步速,跑回城去,却远远看到先行的四人竟未入城,在大道中央等着,弥生春莫名地内心泛其一丝暖意,缓下脚步停在两骑之间:“你们不回城,等在这干什么?”

“葵说要等你一道回城。”卯月新波澜不兴的回答,虽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,不过还是乖乖等在这儿。

五人两骑,没法驱马而行,好在离月城已经不远,一行人干脆都下了马,步行前进。

一路跑来,弥生春一直在思考着事件的突破点,皐月葵发现了他略带凝重的神色:“弥生大人,实在考虑驱血族化的事吗?”

没想到两个少年那么快就把此时传达给了年轻的主教,弥生春一愣倒也没有责怪什么,毕竟在教会中除了睦月始,他最信任的就是一步步看着成为主教的皐月葵:“此时古怪,必定是有人动了手脚。”

“那个主教。”卯月新一下就把矛头指向了当晚他最看不过眼的朏。

皐月葵虽也有些怀疑,但还是认为教会中的人不可能做出这种危害城民的事:“新,你是说朏主教?朏主教虽然为人严厉了些,总是为月城的安危着想,不会做出这种事吧。况且,把人类变成异族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“就我们目前所获得的知识来说,的确是很不可思议。”这一点弥生春也百思不得其解,但细细想来朏的确有些行为不合常理,便将推测一一道来,“不过,朏主教的确有许多可疑的行为。三年前那晚,前代枢机惨死,据始所说,当时教会中守在枢机身边的就是朏。枢机大人何等身手,怎么可能简简单单被低阶异族夺走性命,这是第一个疑点。而当晚朏赶到大道上的时候,身上携着圣器。前代枢机大人没能让圣器认主,一直极为珍视地将它包裹起来贴身放着,这是教会里人尽皆知的,朏带着的圣器却没有任何遮拦,这才会溅到始的血,认了主,这是第二个疑点。不能排除朏主教在此前尝试过让圣器认主,只是失败了。”

“前代枢机……”想到那个亲切和蔼,从小对自己照顾有加的人,皐月葵不禁红了眼,三年前的事,他也有所耳闻,却从来没有如此细致的想过。

“还有最近……”弥生春继续道来,“刚进城的狼人小哥且不说,师走,朏怎么可能不认识,还故意把他们关起来,像是确信你们一定是异族似的,这是第三个疑点。至于究竟是用了法子……线索还是不够。”始终没想出答案,他陷入了沉思。

“啊!那几天一直有人喂我们奇怪的圣水!”此前一直把关注点放在异族化的师走驱身上,如月恋现在才想起了异常。

“那种浓度极低的圣水?每天都喂?”原以为那圣水只是试探用的,如果每天都喂的话,目的就有待商榷了。仔细将细节重新梳理一遍,弥生春找到了突破口。这种圣水正是从三年前异族屠城的前三日开始发放的,如此说来,那圣水绝对是症结所在!“驱,你可有喝出圣水里有什么异样?”

师走驱绞尽脑汁还是没想出什么:“和普通的水没什么区别,就是好闻些,好像混了淡淡的花香?”

他说得很不确定,弥生春却十分在意其中的不同:“这圣水绝对是特殊调配的!要是能弄到配方,就能研究是不是真的有异化人类的效果了。”

“可那种圣水都是朏主教全权监制的,几乎也没让人帮过忙。朏主教又那么严谨,除了出门带上随行的侍卫,在教会里都是独来独往,恐怕不是那么好拿到配方吧。”听了弥生春这一番推断,皐月葵心中产生了动摇,却依然选择信任教会里的人,只盼望能找出证据洗刷朏的嫌疑。

“朏主教最近在招募专属猎人,或许是想培养个亲信。要是能有我们的人混进去就好了……”弥生春轻叹口气,身边这几人恐怕早被朏归为了枢机一派,绝对不会被录用,安插间谍是最好的方式,却一个合适的人选都没有,这让他陷入了苦恼中。


TBC.

评论(4)
热度(74)

© 睦月雪咲 | Powered by LOFTER